嘉北信用担保   |联系我们   |

关注嘉北信用担保

主页 > 嘉北信用新闻 > 行业新闻 >

新闻聚焦

嘉北信用担保:戚胜科技:收购担心潜在股权冲时间:2019-03-16  作者:admin

   最近,奇胜科技公司。有限公司。 (以下简称“旗胜科技”)根据最初申请的反馈更新了IPO招股说明书。 启胜科技计划发行3758股股票。 发行后,320,000股,不低于总股本的25 %,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。 总共筹集了10亿元,其中7。 5亿元将用于总部项目(一期),年产400万张智能床,2。 5亿元用于品牌和营销网络建设项目。

   启盛科技是一家主要从事智能电动床及配套产品的研发、设计、生产和销售的公司。其主要产品有智能电动床、床垫、配件等。该公司有许多辉煌,如“智能床领导者”、“源自美国的全球品牌”、“连续多年在美国销量第一”和“智能床市场份额第一”。很难掩饰这样的尴尬:尽管该公司销售日常生活用品,但该品牌并不出名,因为旗胜科技主要是一家纯一代工厂,由美国西蒙斯等知名公司生产。《股票市场动态分析周刊》的记者在研究了他的招股说明书后发现,奇胜科技有潜在的股权冲突。 股东手中的床垫品牌“索菲里尔”有点“怪异”。 同时,公司不仅过分依赖大客户,而且高度集中的供应商,这需要引起投资者的警惕。

   存在潜在的股权冲突

   目前,旗胜科技的实际控制人是Mr。唐国海,他在公司的直接持股比例是17。24 %的股权,通过智海投资间接持有公司20,049,500股股份,直接或间接持有发行前公司40 %的股份。77 %的股份,可以控制公司发行前的54。1 %的投票权,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 据数据显示,该公司的前身是Shuford有限公司,由王举芳、徐建春和沈朱庆于2005年以现金形式成立。这种股权结构基本稳定。在此期间,它经历了两次资本增加和两次股权转让。直到2011年,唐国海和智海才作为投资者出现。

   2011年9月,唐国海控股的智海投资联合公司徐建春和侯文彪分别以70 %和18 %的比例从王举芳、沈朱庆和叶民手中接管了该公司的所有股份。8 %和1。2 %。结果,唐·国海开始出现在股东名单上,成为实际控制人。在此之前,有一种代表公司持有股份的普遍现象,比如王举芳代表徐建春。 沈朱庆取代了黄肖伟。 叶民·戴夫·威。

   2011年是转让Shuford有限的实际控制权,还是涉及股票置换? 启胜科技在招股说明书中没有解释,唐国海也没有解释与公司实际创始人的关系。

   付伟、黄肖伟和徐建春是该公司的实际创始人。成立期间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 : 3 : 4。收购股份后,上述三人仍担任总经理、董事、监事会主席、监事等职务。然而,他仍然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的股权(智海投资),其中付伟直接和间接持有5。13 %的股权;黄肖伟和他的妻子李兰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19。35 %的股权;徐建春直接控股公司12。8 %股权。

   这样,奇胜科技的实际3名创始人总共持有37股直接和间接股份。28 %,仅比唐·国海高40 %。略低77 %。实际3位创始人和目前最大股东唐·国海在公司实际运营中扮演什么角色? 付伟、黄肖伟和徐建春在公司发展规划中的影响力有多大? “局外人”唐·国海如何在公司发展战略和日常工作中与上述创始人协调 面对上述问题,奇胜科技没有回复《股票市场动态分析周刊》的采访提纲。

   罕见而精彩的股东控股公司收购

   Sofiell是一家销售智能电动床和床垫的国内销售公司,拥有“Sofiell”等家具品牌。由于多年的合同制造生涯,奇胜科技一直没有自己的终端品牌,这也是该公司与奥格蒙森(美国)在2014年及之前最大的客户“闹翻”的原因。然而,奇怪的是,公司自己的品牌不是由公司自己建立的,而是在股东建立后由公司收购的。

   当奇盛科技收购索菲时,它已经占了33 %。33 %的股权,其余66。67 %的股份是:吴涛40。00 %,唐·国海7 %,付伟7 %,黄·肖伟3.67 %。查新、陆健和王雁飞各占3 %。其余股东也是奇胜科技的直接或间接股东。

   然而,Sofiell公司收购其股权时已经资不抵债。总资产6,161,855英镑。95元,净资产为- 11,772,307元。07元。净利润损失2,352,327英镑。06元。尽管公司只是象征性地用7元从剩余股东手中收购了剩余的66家。67 %股权。但实际上是一家负债累累的公司得到了它。公司是否通过母公司支付相关股东破产企业的费用

   客户和供应商高度集中。

   在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1月至6月,奇胜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占该年度公司销售收入的74 %。15 %、79 %。27 %、79 %。55 %和88 %。34 %,其中最大的客户舒达·西蒙斯( SSB )分别占销售额的32 %。08 %、39 %。64 %、40 %。02 %和44 %。58 %。集中度相当高,对最大客户的依赖率也在上升。

   作为美国著名制造商如舒达·西蒙斯( SSB )和特佩林( TSI )的OEM生产商,该公司在下游制造商中一直声音微弱,单个公司的业绩波动将对该公司产生巨大影响。在早期,公司已经经历了顾客过度集中带来的危机。奥格穆森(美国)是奇胜科技2014年及之前的主要客户,占其销售额的90 %以上。2014年初,奥格穆森(美国)试图摆脱对奇盛科技的依赖,并计划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工厂,寻找新的供应嘉北信用担保商,这使得公司的运营陷入危机。然而,即使有奥格穆森的经验,该公司仍未能摆脱对大客户的过度依赖。

   此外,奇胜科技供应商也很集中,最大的供应商涉嫌关联交易。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1月至6月,公司分别从五大供应商处购买了24,247台。61万元,40,225元。89万元,40,913元。720,000美元和392,297美元。70万元,占52。占同期采购总额的4 %。34 %、56 %。24 %、48 %。43 %和49 %。28 %;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1月至6月,该公司从最大供应商李海电气公司购买了10,604台。23万元,22578元。96万元,23.1万元。190,000美元和245,591美元。9300万元,占22。占同期采购总额的3 %。89 %、31 %。57 %、27 %。34 %和30 %。84 %,购买量大,集中度相对较高。

   长期以来,李海电气一直是该公司最大的供应商,其控股股东唐·国海从2010年至2015年一直是该公司的总经理,启胜科技长期持有李海电气10 %的股份。自2015年以来,蔡骏的配偶、公司前任主管李龙一直担任李海电气的董事兼总经理。

   从长期与公司控股公司有密切关系的供应商处购买显然是不合理的。加上通过负资产收购Sofiel,奇胜科技的内部控制可能存在明显漏洞,这使得向大股东“数钱”成为可能。
返回
<